近百萬活躍買傢蒸發拷問阿寬食品IPO 供銷雙方“曲線關聯”謎團待解

食品企業IPO正在提速。

前有“粽子第一股”五芳齋、“空刻”意面母公司寶立食品順利過會,後有今麥郎啟動上市輔導,借助IPO融資繼續擴大市場份額已成為瞭越來越多食品企業的選擇。

6月6日,計劃深交所主板IPO的阿寬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阿寬食品)更新瞭招股書。此次招股書披露的最新財務數據顯示——2021年阿寬食品的歸母凈利下滑超過瞭2成。

其中,2021年營業收入為12.14億元,同比增長瞭9.40%;同期歸母凈利潤為0.59億元,同比下滑瞭22.68%。

相比之下,阿寬食品2020年的營業收入和歸母凈利潤均實現瞭超雙位數的增長,二者的同比增長率分別為75.88%、224.49%。

凈利下滑背後,是方便面原材料價格大漲對成本端造成的壓力。這一困境同樣發生在瞭其他方便食品企業中。統一企業中國(0220.HK)、康師傅控股(0322.HK)的2021年歸母凈利潤分別同比下滑達7.69%、6.40%。

活躍買傢數上,購買1次阿寬食品相關產品的活躍買傢數也從2020年的450.17萬人下滑至2021年的362.81萬人,減少瞭87.36萬人。

信風(ID:TradeWind01)註意到,阿寬食品的經銷商和供應商還出現瞭共用同一聯系方式的情況。

招股書顯示,2021年四川山海食品有限公司(下稱四川山海)成為瞭阿寬食品的前五大客戶,而與該公司名稱相似的“成都山海油脂有限公司”(下稱成都山海)則在報告期3年內都是阿寬食品的前五大供應商。

然而作為客戶的四川山海的工商聯系方式,卻與供應商成都山海大股東張玥旗下控制的另一傢企業——成都林氏地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成都林氏)完全相同。

此外張玥還有另一個身份,那就是阿寬食品的自然人股東,持股比例為0.52%。

蹊蹺的是,阿寬食品僅在招股書中披露瞭張玥在成都山海擔任股東,但對於張玥與四川山海之間的關系信息卻隻字未提。

上下遊之間的神秘聯系,新會計年度裡下滑超2成的凈利潤,或許都在給阿寬食品的IPO之旅埋下不確定性。

凈利、活躍買傢雙下滑

作為社交媒體上火熱一時“紅油面皮”的運營母體,阿寬食品在2020年實現瞭11.10億元的收入和0.76億元的歸母凈利潤,二者分別同比增長瞭75.88%、224.49%。

良好的業績表現,給阿寬食品提供瞭更好的資本化機會。

2021年12月,阿寬食品在廣發證券(000776.SZ)的保薦下向深交所遞交瞭IPO申請,計劃募資6.65億元投向“健康食品產業園(第一期)建設項目”和“研發中心建設項目”。

不過2021年的財務表現似乎中斷瞭阿寬食品利潤的高增長預期。

2021年,阿寬食品營業收入和歸母凈利潤分別為12.14億元、0.59億元,其中營業收入的同比增長率僅為9.40%,歸母凈利潤則同比下降達22.68%。

這或許也與2020年的前值“高基數”因素有關。

由於阿寬食品超五成收入來自方便面食品,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等偶發因素大大刺激瞭“紅油面皮”為代表的方便面市場需求,並給其收入帶來瞭“爆發性”提升。

2019年至2021年,阿寬食品的產品——方便面收入分別為2.76億元、5.72億元和7.58億元,占當期營業收入比重分別為45.12%、53.03%和64.53%。

對於方便面的銷售具有刺激作用,阿寬食品並不避諱:“2020 年新冠疫情發生以來,‘宅經濟’‘直播經濟’等新商業模式加速催化,在線消費迎來爆發式增長。方便食品因烹煮方便快捷、易於攜帶保存、口味豐富多樣等優勢很好地補充瞭居傢飲食需求,市場銷售獲得較大幅度增長。”

國信證券(002736.SZ)分析師陳夢瑤指出:“受疫情影響,方便食品成瞭宅傢人群最快速的解饞方式,速凍食品、方便面、自熱即食火鍋/米飯等方便食品熱銷,引發瞭再次重視並思考方便食品行業市場發展的機會。”

除瞭銷量,疫情還帶動瞭方便面的漲價。

招股書顯示,阿寬食品2020年的方便面平均價格為44元/件,同比增長瞭3.07%。

“2020年公司方便面平均銷售單價較2019年增加1.30元/件,主要系受新冠疫情影響,公司產能較為緊張,公司相應調整並降低瞭各類銷售渠道的促銷力度,方便面產品平均銷售價格相應有所上升。”阿寬食品表示。

但是2021年以來,阿寬食品卻面臨著方便面銷售價格下跌與原材料價格上漲的“腹背受敵”窘境。

一方面,阿寬食品2021年的方便面平均銷售單價為41.89元/件,下跌4.80%,甚至低於2019年42.69元/件的單價。

“2021年公司方便面平均銷售單價較 2020年減少2.11元/件,主要系隨著國內新冠疫情逐步緩和,終端市場消費需求回歸常態,公司為加快方便面市場佈局和渠道建設,加大對各類渠道客戶的扶持力度,導致公司方便面平均銷售單價有所下降。”阿寬食品解釋稱。

另一方面,原材料價格也在不斷上漲。

阿寬食品2021年的方便面收入同比增長率僅為32.52%,但同期直接原材料成本卻同比上漲瞭39.73%。

“主要系公司生產所需的油脂類原材料受國外新冠疫情、原材料產地極端天氣等因素影響,油脂類原材料產量大幅減少,導致其采購價格持續上漲,如菜籽油、棕櫚油、大豆油。”阿寬食品指出。

雪上加霜的是,阿寬食品的線上產品活躍買傢數也出現瞭下滑。

2020年購買1次阿寬食品的活躍買傢數為450.17萬人,但到瞭2021年該數字下降至362.81萬;購買2次產品的活躍買傢數也從2020年的63.99萬人下滑至2021年的52.11萬人。

控制成本、提高銷量乃至保留活躍買傢人數,如今都成瞭擺在阿寬食品面前的難題。

上下遊的隱秘關聯

在IPO的過程中,由於發行人上下遊共謀容易誘發資金體外循環,因此發行人的供銷往來一向是核查重點。

以此前創業板IPO遭否的陜西紅星美羚乳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紅星美羚)為例,其實控人王寶印協調供應商向經銷商提供1400萬元借款造成資金“體外循環”的情況難以得到合理解釋,這成為瞭紅星美羚IPO失敗的直接原因。(具體文章詳見《“釘子戶”紅星美羚闖關創業板IPO難題:實控人牽頭上下遊融資鏈“體外循環”迷霧待解》)

在阿寬食品身上,同樣出現瞭經銷商四川山海、供應商成都山海等上下遊關系模糊待晰的情形。

從表面看,作為客戶的經銷商四川山海,與作為供應商的成都山海的股東並不存在直接關聯。

經銷商四川山海的第一大股東是自然人劉小玲,持股比例為90%;而供應商成都山海的股東則為自然人張玥、劉偉,兩人持股比例各為50%。

同時,張玥還是阿寬食品的自然人股東,持股比例為0.52%。

但據信風(ID:TradeWind01)調查發現,四川山海、成都山海、自然人股東張玥之間存在著某種微妙的聯系。

2021年,阿寬食品從剛剛成為前五大客戶的經銷商四川山海處實現瞭938.71萬元的收入,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重為0.80%。

天眼查顯示,四川山海法定代表人系自然人彭偉,而在阿寬食品的招股書中,還有另一位名為“彭偉”的自然人,恰好是張玥持股阿寬食品股份的“代持人”。

直到2021年阿寬食品啟動IPO時,張玥與“彭偉”之間的代持關系才得以還原,至此張玥正式出現在瞭阿寬食品的股東名錄中。

招股書中,阿寬食品並不否認張玥是成都山海股東的事實:“成都山海油脂有限公司持股50%的股東張玥,持有公司0.5218%股份。”

2019年至2021年,阿寬食品從成都山海采購油脂的金額分別為0.23億元、0.49億元和0.66億元,占當期采購額的比重分別為6.42%、7.79%和9.18%。

然而,上述多個相關方之間的鬼魅聯系還不止於此。

信風(ID:TradeWind01)同時調查發現,張玥、劉偉共同持股的另一傢公司成都林氏與經銷商四川山海“離奇”的登記瞭同一聯系電話“13881910365”。

至此,經銷商、供應商、張玥之間的隱秘關聯或已不言而喻。

阿寬食品曾如此介紹張玥與其實控人的關系:“與公司實際控制人陳朝暉相識並成為朋友。”

然而張玥在其中究竟扮演著怎樣的角色,四川山海與成都山海之間相似的名稱是否隻是一種偶然?供應商的關聯企業與經銷商共用手機號碼的情形又當作何解釋,一切有待市場的進一步檢驗。

相關文章

持續虧損!海底撈拉響“警報”

2022-8-16

中國基金報記者 南深8月14日晚,在港上市的海底撈發佈盈利預警,2022年上半年公司營業收入預計最高下滑17%,凈利潤將延續去年下半年以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