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33/葛大为随手拿纸创作 「查有此人」藏徐志摩金句

葛大为去年夺下金曲作词人。

▲葛大为去年夺下金曲作词人。

去年以田馥甄的《无人知晓》夺下金曲作词人奖的葛大为,入行超过20年,写过的词无数,更是天王天后钦点或御用的作词大师,但过去两首热门歌曲,蔡健雅的《说到爱》和张惠妹的《偷故事的人》,都止步于入围,而得了金曲之后,葛大为又以戏剧歌曲《查有此人》入围,笑说:「得过了,就比较平常心」。

儘管已经是「去年」金曲作词人得主,但葛大为今年以过来人的身份,透露得奖开心真的只是一时,「没有,没有紧张,因为我得过了,得奖之后,就蛮平常心,就是开心完一天,第二天又开始工作,那入围得奖,或是没有入围没有得奖,就是提醒创作人,你要很日常的去写东西,那我得过,就是被肯定过,就很开心。」而今年真的完全没想到,还有机会入围金曲奖,因为所创作的词,并非收录在专辑中,而是为了戏剧所创作的,被问到创作的灵感和情境,葛大为突然想起了刚入行时,和现在的差别,「我觉得创作人到后来,越资深,早期就会想说,要有一张大桌子什么的,后来就是一个咖啡厅,后来到了一个境界状态,就是要开始就开始,那我忘了确切什么时间,家里地上就是有哑铃,厨房就是买菜啊,就是小世界的时候,我就直接用一张纸,开始写一封信的心情。」

葛大为坚持用生活体验来创作词曲。

▲葛大为坚持用生活体验来创作词曲。

「你有没有在吸收东西,比下笔重要」,葛大为创作至今,不只受到金曲肯定,委託写词的也不乏歌王歌后,仍坚持继续体验「生活」,笑说自己是个不会骑车开车的人,但也就是因为必须搭乘大众交通工具,更能体会生活,「吸收比下笔重要,对你做任何事情,你都是没有反应的,就没有办法变成你自己的诠释,还是要感受到苦啊、痛啊、酸啊。」所以当葛大为收到要替电视剧《茶金》创作歌曲时,就开始寻找自己内心曾有过的体悟,「创作人就是要知道痛是什么,要写一个酸,写一个痛,我随时有一个抽屉拉出来,像是电影隔空抓东西特效,我的生活就很像有文字在眼前飞,就是这个就是这个。」

《查有此人》从「茶」开始发想,加上配合大时代的戏剧,词就不能显得小情小爱,还有一个重点,也得适合演唱者魏如萱,相辅相成才能成就好歌,此外还有一个难题,就是歌词要把中文结合客语,又不想因为语言而换词,所以词句的撰写上,相较于去年得奖作品《无人知晓》,又更直白,葛大为说:「直白的这件事情,就像是娃娃声音很细微的表情,我记得那时候我写完,就让魏如萱试唱,陈建骐就很兴奋,说他是唱一下就唱好了,就是我写的时候,想像他的语气,像是『交浅言深』、『不想做乐观的人』,娃娃都知道哪边是很轻很轻的,有一点很重重的在那个底下,那我那时候写的,就是要鬆,不要压力很大,所以我在写的时候,就是像是很轻很轻的讲话,我有一些字,如果你用很重的方式,就会很不好听,但是娃娃一唱进去,就是发出一种神圣的光,『虽然芬芳的总是坎坷』,就是要唱的酸楚,酸楚比痛难唱得多。」

而中文结合客语,还特别请教了金曲大师黄子轩老师,讨论词句直接唱成客语会不会不通顺,而最后才定稿,葛大为透露:「我觉得客语多一点浪漫,所以我希望在歌词里面,有一点浪漫的感觉」,另外也在词里暗藏徐志摩的金句「得之我幸,不得我命」,转化成歌词「得不得 我都幸运 哪里有爱 不侥倖」,葛大为认为「为什么不得就是命,为什么我不得,就要去感慨呢,得不得我都幸运,在那时代的无奈里面,至少我存在过了,我都够了。我是在写的时候,想到遗憾,就是得或不得,那我想要扭转一点,那个遗憾的感觉,啊我没有,但也是我已经想到过了,都是好的。」

相關文章

閃電俠承認自己病得不輕

2022-8-16

在發給媒體的電郵中,閃電俠的扮演者埃茲拉·米勒表示最近這段時間他經歷瞭一場危機,現在意識到自己病得不輕,精神方面的問題比較棘手,為此已開始治療。“我要向那些因我行為失當而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