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資本眾議紛紛,面對5000億帝國,張磊能否守護曾經的輝煌?

一傢管理著5000億資本的帝國,在中國的商業版圖上,幾乎已經可以無處不在,無所不能。隻要它願意,它就可以成為任何一傢明星企業背後最重要的那個“神秘人”。

但是,這並不重要。高瓴資本創始人張磊說過一句名言,凡是能被火燒掉的東西都不重要,比如金錢、房子或其他物質財富。而無法燒掉的東西才重要,知識、能力和價值觀。

作為中國投資界的超級腕,張磊常常與他同為耶魯畢業的師兄沈南鵬相提並論,但張磊真正被大眾所熟知,在於2020年他出版瞭《價值》。在其扉頁上,張磊寫下:在長期主義的路上,與偉大格局觀者同行,做時間的朋友。

這可能是他十七年投資生涯,將高瓴從2000萬美元發展到5000億人民幣的終極信奉。

01闖進耶魯的高材生

1972年,張磊出生在河南駐馬店一個普通職工傢庭。七歲的時候,張磊就利用暑假時間,在傢邊上的火車站“擺攤”,把自己擁有的連環畫和書租給候車旅客看,然後把賺來的錢去換冰棍,這可能是張磊人生中最早期的投資生意。

小學時候的張磊是個“學渣”,當時《少林寺》火爆,張磊對學習沒興趣,整天想著自己能成為武林高手,甚至一度離開傢去瞭附近的嵩山。小學升初中,錄取分數線140,他考瞭141,差點淪落成為社會閑散青年。

中學時代的張磊發奮學習,學霸特質顯露,1990年,張磊以河南省高考文科狀元的身份考取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金融專業。

人大畢業後,張磊沒有進入金融機構,而是去瞭一傢跟專業毫不相幹的國企——五礦集團,他的主要任務就是常年搭著綠皮火車,到全國各地去收購礦山。

四年之後,張磊發現同學們個個都出國瞭,張磊萌生瞭去看看更大世界的念頭。學霸到底是學霸,1998年,張磊拿到瞭7所國外大學的留學機會,他選擇瞭耶魯,主要是因為耶魯有獎學金。

但是,獎學金隻有一年,後面的學費和生活費全無著落,張磊隻能勤工儉學,尋求暑期實習的工作。

那時候的求職讓張磊處處碰壁。曾一次次充滿憧憬地從紐黑文趕往紐約尋找實習機會,卻總是垂頭喪氣地回來。

1999年,張磊穿過一條美麗的林蔭小路,來到耶魯一座不起眼的老舊小樓,面試一個辦公室的實習生崗位。這次面試,張磊結識瞭耶魯大學基金會的管理者大衛·史文森。

史文森成為張磊日後最重要的戰略投資人和引路人。史文森獨特的眼光看出瞭當時28張磊身上的諸多優點:

“在他的身上聚齊瞭我之前列舉的優秀投資者所需的所有特質:好奇心、自信心、謙遜、敬業、判斷力,還有最重要的是,熱忱。”

耶魯畢業後,張磊在華爾街找到瞭工作,先是成為全球新興市場投資基金的研究員,後來又成為紐約證券交易所的中國首席代表。

但張磊那種獨特的性格和能力顯然並不適合做一個按部就班的職業打工者。他毅然辭職回國,在2005年兒童節這天,32歲的張磊創辦瞭高瓴資本。高瓴之名,來源於耶魯校園的那條美麗小道Hillhouse,張磊將其翻譯為“高瓴”,意思是高屋建瓴。而那條知名的小道,據稱被英國大文豪狄斯贊譽為“美國最美的街道”。

02大佬背後的男人

作為投資人,第一需要理念,第二需要錢。張磊當時試圖說服美國的那些LP/GP,其所拋出的理念是“中國正在崛起,高速火車正在駛離車站,請立即上車”。

但是並沒有人相信他。關鍵時刻,還是史文森給予瞭張磊“第一張船票”。2005年7月,大衛·史文森親自帶著耶魯投資辦公室的團隊來高瓴實地考察。

在高瓴狹窄的的辦公室內,史文森瞭解瞭張磊的理念,然後給瞭這個年輕的、一無所有的團隊2000萬美元。這筆錢在當時投出瞭後來中國最大的私募之一。

張磊和史文森(右)

張磊在《價值》一書中表達瞭這樣一個觀點,他說,有時候,“模糊的正確”要好過完美精細的錯判。在當時,史文森對張磊的判斷可能就是一種“模糊的正確”,因為他的判斷依據隻能是張磊的品質以及性格特征,甚至連能力高下都無從檢驗。

張磊投資的目標錨定“重倉中國”,可能也是一種“模糊的正確”。

這種模糊的正確,是經驗的積累,更是深入而且廣泛的學識和研究之後形成的某些基本的認知、價值觀,甚至是某種直覺判斷。每一次投資都是一次“豪賭”,買還是不買,需要精確地分析研究,但更多是“直觀”。

拿到2000萬的種子資金,張磊一把全部All in瞭騰訊。當時的騰訊,市值隻有20億美金。2005年的時候,騰訊隻是一款面向“三低人群”的聊天軟件——低年齡,低學歷,低收入。張磊們這些“高大上”人物用的都是MSN,沒有人知道QQ,但是,義烏市場中的小老板們的名片上卻都印著自己的QQ號碼。

十多年後,當騰訊的市值突破5000億美金的時候,張磊的這筆投資翻瞭250倍。

就此,張磊成為瞭馬化騰背後的男人並和馬化騰維持瞭長期友誼。在後來的戰略當中,張磊成為騰訊一個重要的“牽線”人,他說服馬化騰把騰訊電商合並到京東。在資本市場上,張磊和馬化騰常常一起出手,佈局在滴滴、摩拜、蔚來、美團、印尼版微信等項目的投資。

2010年,成立12年的京東到瞭關鍵時刻,劉強東在重資產——自建物流的模式之下,資金捉襟見肘,那一年成為京東快速燒錢快速發展的“青春期”。

同為人大畢業的劉強東找到瞭學長張磊,希望得到張磊的投資,劉強東當時的希望是7500萬美金,劉強東的盤算是,7500萬雖然可能還是杯水車薪,但至少能解燃眉之急。

出乎意料的是,張磊說要麼投3億美元,要麼一分不投。當年張磊與劉強東的這段故事,幾乎成瞭一段傳奇。

據稱,張磊曾托人請教貝佐斯“最遺憾的事是什麼”,貝佐斯說最遺憾的就是亞馬遜成立時美國已經有瞭UPS這類物流巨頭,他喪失瞭整合供應鏈的機會。而當京東送到門口時,張磊驚喜地發現,這不正是解決瞭貝佐斯的遺憾,實現瞭“亞馬遜+UPS”的融合嗎?

張磊為什麼硬要塞給劉強東3億美金,張磊後來解釋說,京東是重資產模式,7500萬遠遠不夠,要真正做好自營電商+自有物流,需要更多的錢,所以張磊把出資額提到瞭3億。

在當時投資京東,高瓴持有其3.09億股,成本價約0.825美元/股,從2014年到2018年高瓴逐漸減持京東,這筆生意讓張磊賺瞭四十倍。

時至今日,高瓴幾乎投下瞭大半個中國商業版圖。

操盤藍月亮、鯨吞百麗、扶持百濟神州、入駐格力電器,任何一筆投資都堪稱經典的商業案例。另外,百度、去哪兒、攜程、中通快遞、Airbnb、Uber、滴滴出行、美團、江小白、喜茶HEYTEA、君實生物、三生制藥、寧德時代、藥明康德、甘李藥業….. 這些顛覆我們生活的企業背後都有高瓴資本的身影。

03 “整條命都交給瞭格力”

6月7日,格力電器召開瞭2021年年度股東大會。會上,格力電器董事長兼總裁董明珠針對多方面問題進行瞭回復。有投資者問,目前高瓴投資格力電器浮虧達百億,作為第一大股東,高瓴資本會不會有什麼動作?

在浮虧百億的情況下,高瓴卻依然很淡定,沒有減持哪怕一點股份,從某種意義上來講這個第一個大股份確實很值得放心。

作為投資人,當重金投入某傢企業時,作為資本方會在被投企業的董事會擁有一定數量的席位,但企業的主要經營管理權依然還是掌握在管理層手中,所以,對於被投企業,雖然有一到兩個董事參與,但資方的半條命依然在人傢手裡。

而對於投資格力,高瓴差不多“整條命”都交給瞭格力。

2019年4月份,格力電器大股東珠海國資委宣佈擬轉讓所持有的15%的股份,當時很多國內投資機構表示有意。5月份,高瓴資本、厚樸投資等25傢機構出現在格力電器股權轉讓的投資者見面會上,參會機構還包括百度、淡馬錫、中信證券旗下的金石投資、華能信托等。

彼時,外界一度看好厚樸資本,而高瓴則相對沉默,對格力電器的股權轉讓並未公開發表意見。進入10月份,格力發佈公告稱,在競標階段,高瓴資本和厚樸投資均提出瞭維護管理層穩定的具體措施及未來與管理層合作的具體方案。

最終,格力集團評審委員會的天平傾向瞭高瓴資本一方。

為什麼選擇瞭高瓴,據稱是因為從“企業性格”上來看,厚樸很強勢,而高瓴的張磊溫文爾雅,非常謙遜。董明珠號稱“鐵娘子”,所以最終格力選擇瞭高瓴放棄瞭厚樸。

對於格力,高瓴確實是“太謙遜”瞭。

2019年12月,高瓴旗下珠海明駿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以46.17元/股的價格,買入9.02億股格力電器,成為第一大股東,持有至今。2021年上半年,高瓴旗下另一隻基金HHLR中國又以相近的價格買入4339.64萬股。

當時,為瞭表示誠意,高瓴把格力的整條命都交給瞭董明珠團隊。

張磊在當時跟董明珠“約法三章”:第一,不幹預董明珠的經營決策;第二,3年不減持格力股份;第三,拿出不超過4%的股份(折合約140億元),激勵管理層。

今年1月25日,格力電器董事會決議公佈後,外界認為高瓴會有人進入格力電器董事會的希望落空,到目前為止,高瓴在格力仍然沒有一名董事。

要知道,外界普遍認為,張磊並不是一個純粹財務投資的“出資人”,他具有高度的市場敏感性,對企業經營上的戰略把握非常精準。典型的例子有藍月亮和百麗女鞋,投資這兩者之後,他幫助藍月亮實現瞭大幅度的增長並成為洗衣液第一品牌,投資百麗之後,張磊更是在2019年從百麗中孵化出瞭一個上市品牌——滔搏運動。

但是,對於格力,張磊似乎無可奈何。而面對著格力股價下跌,張磊承擔著巨大的壓力。

在過去的兩年多,格力股價在2020年12月創下新高63.72元後,整體就呈持續震蕩下跌趨勢。截至6月7日,格力股價在31元左右,這意味著高瓴持倉市值浮虧約130億元。

據財富中文網的報道,2020年初至今格力電器分紅四次,高瓴可獲分紅約64億元,另一方面高瓴兩年間支付給銀行約35億元利息——2019年珠海明駿購買格力股份所支付的416.62億元中,有208.31億是向招商銀行、中國銀行、平安銀行、浦發銀行等七傢銀行進行的貸款,如果是按照8.5%左右的融資利率,高瓴每年需支付大約17.6億元利息。

總體算下來,高瓴在格力上的投資已經整體浮虧在100億元左右。

一向高瞻遠矚的張磊會在格力身上跌跟頭嗎?一切都很難說!按照張磊的投資理念,是長期持有的價值投資,無論京東還是騰訊都是如此。從2019年至今,高瓴入主格力已經3年,關鍵是,格力的股價能否重回高位?這很顯然要看格力是否具備更長久的“發展後勁”。

當下對於高瓴還是格力,共同面對的關鍵問題是要搞清楚格力到底有沒有“第二增長曲線”?有網友留言稱,現在誰還把空調當回事。

這次股東大會上,董明珠依然霸氣地表示,“關於格力手機,我們做得不比蘋果差。”從開啟手機業務至今,格力已經在這一賽道奔跑瞭7年之久。但是,在格力商城的官網上可以看出,格力手機G7自去年面市以來各種版本銷量總計7628件。

另外,董明珠稱,“隻要技術不斷升級,新能源領域會是我們格力電器的一個新的成長點。”去年格力收購的銀隆新能源,已經改名為格力鈦新能源,用來給格力的儲能及新能源汽車業務加碼。

04有多少輝煌就會有多少非議

最近,關於高瓴的各種不利新聞很多。

6月1日,一份高瓴內部人士的聊天記錄,顯示高瓴正在進行“無差別裁員”,主要涉及一級市場組。之後高瓴相關人士對媒體表示,此傳言系造謠。在高瓴辟謠前,新浪科技曾報道,某VC合夥人稱此次裁員基本屬實,高瓴目前的裁員計劃是“消費組全裁,TMT(數字新媒體)組優化以及轉去看科技”。

另一方面,對格力投資的巨額浮虧讓高瓴一向偉大的形象遭到“懷疑”。據《中國企業傢》報道,高瓴資本近期頻繁就旗下一些項目尋找買傢接盤。“規模還挺大的。”

曾經有多麼輝煌,在有一絲裂縫的時候,就同樣要承受多麼巨大的非議和壓力。輿論在對高瓴產生質疑的同時,也不乏一些謠言冒出來。

一時間,高瓴的“滑鐵盧”似乎就在眼前,而且似乎路人皆知,眾議紛紛。

今年3月份,因為中概股暴跌,傳出高瓴“美股市場中概股虧損300億美元慘遭平倉”的傳言,高瓴緊急回應稱,公司在美股持倉一共60億美元左右,“不可能虧損達到300億美元”。

2019年末的時候,高瓴清倉科技公司,重倉醫藥,隨後疫情暴發。有網友稱,這調倉神瞭,未卜先知。但事實上,醫藥本就是高瓴一直重倉的賽道,2014年就開始佈局醫藥醫療行業,領投瞭如百濟神州這樣的創新藥公司。

2010年,張磊向母校耶魯大學捐贈瞭888.8888萬美元,幾乎在同一時間,步步高段永平夫婦向母校人民大學捐贈瞭3000萬美元。段永平的夫人1990年畢業於人大新聞系,同一年張磊就讀於人大國際金融系本科。

一時間張磊被罵得狗血淋頭,“中國辛辛苦苦培養的高材生幫著人傢發展?”但張磊那時候並沒有回應。

2011年,張磊資助人大籌建高禮研究院,推動人大和國際名校合作;2017年人大80年校慶時,張磊給人大捐款3億人民幣。

張磊和他帶領的高瓴資本經常遭受各種臆測和無中生有的非議,主要原因是初始資本來自於美國的緣故,這讓很多人容易對張磊產生先入為主的“假想敵”幻想。

事實上,張磊在國內的捐助從未停止,尤其是對教育領域。2010年,張磊在駐馬店的母校設立瞭“107獎學金”;2016年捐贈未來科學大獎——生命科學獎,以表彰有突出貢獻的原創科研工作的科學傢。

迄今為止,張磊是中國人民大學校董事會副董事長,西湖大學創校校董,西湖教育基金會理事,香港大學校董。

05價值的終極意義

《價值》是一本值得一讀的書,其中並不主要講投資,而更多地是表達張磊的人生觀和信條,而這些信條,不僅僅指導人們創業、投資,更對於如何面對人生,面對生活啟示良多。

誠如張磊所言,能被火燒掉的東西都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形而上的精神層面的內涵。

人類的所有努力,隻不過是為瞭讓生活變得更美好,這裡生活有的時候可能僅僅隻是自己,但更多的時候是他人、甚至整個社會,一個國傢。

張磊在書中有一段感性的話說得很好:

我們所做的投資,不見得是賺錢最快的方式,也不見得是賺錢最多的路徑,但賺的是讓心靈寧靜的錢。獲得心靈寧靜,奇跡因此而生,我們就能不斷創造價值,回饋社會。

尚未佩妥劍,轉眼便江湖。尋萬物流轉,覓進退有章。

願你在長期主義的實踐中,做時間的朋友,回歸內心的從容。

相關文章

持續虧損!海底撈拉響“警報”

2022-8-16

中國基金報記者 南深8月14日晚,在港上市的海底撈發佈盈利預警,2022年上半年公司營業收入預計最高下滑17%,凈利潤將延續去年下半年以來的